診症室外,有機會做一些訪問或在文字媒體上發表文章,雖然寫作並非我的專長,但可以在報刊上發表意見或在精神醫學方面多做一些教育工作,實屬樂事。